手机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机座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青报-丁磊养猪拓宽创业投资想象空间_新闻资讯_中关村在线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3:05:40 阅读: 来源:手机座厂家

中青报:丁磊养猪拓宽创业投资想象空间_新闻资讯_中关村在线

丁磊最近风头很盛,原因与他所从事的IT业风牛马不相及,而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养猪”。

“IT英雄”要当“猪倌”,这多少会令人感到意外,可由不得你不信,因为丁磊言之凿凿:今年要在浙江湖州、金华一带搞养猪场,养殖规模10000头。

而且他还煞有介事地对养殖方式做了设想,说是不同于目前其他养猪场的圈养方式,“我们采取圈养和牧养相结合的方式,30公斤前长骨架的时候圈养,30公斤后都是牧养。”据说,丁磊很快就要带着一大帮子人去日本考察猪的品种。

这事大家听着新鲜,所以免不了一拥而上热炒一番。可是细细咀嚼一下丁磊养猪的初衷,却品出一股黑色幽默的味道。

一个在网络界风头正劲的人物,怎么会突然想去养猪?那是因为实在被“假冒伪劣”的食品坑惨了———饭桌上的佐料,动不动就添加色素甚至工业色素;奶粉有三聚氰胺;猪肉一不小心就注了水……凡此种种,让丁磊觉得,与其担惊受怕还不如自己亲自上阵。

有人说了,“养猪”这一行,丁磊专业不对口,按照“不熟不做”的原则,他显然不该碰这棵钉子。

是的,如果按照经济学理论,在社会化的大分工中,在网络界已经成名的丁磊,本该继续从事他所熟悉的互联网业务,“做大做强”网易才是正道,养猪,是农业专家们应该想的事情。

如果理想化地按照这条道路走,那当然是社会分工明确,财富得以最大化积累。可是,事不凑巧,尽管从亚当·斯密开始,就把“分工”吹得天花乱坠,并被奉为市场经济的源点。可是,从分工的第一天开始,就一直有一个问题让经济学家们头疼,那就是分工引发的“道德缺失”问题。

分工产业链条中,每一个人都是为了自己能赚到钱,过上好日子。如果大家都诚实可信,按古人的说法“童叟无欺”,那自然万事大吉。但保不齐就有个把人为了多赚点钱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就像网络上所流传的“从大米里认识了石蜡、从火腿里认识了敌敌畏、从咸鸭蛋里认识了苏丹红、从银耳里认识了硫磺、从奶粉里认识了三聚氰胺……”,整个一化学扫盲。

在这个扫盲过程中,其实每个人最朴素的想法都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干脆自己种自己养算了。丁磊“养猪”只不过是这一想法的极致表现。

只不过,如果人人都将这一极致表现付诸实施,那将是一个莫大的讽刺,那简直就是献给经济学理论的行为艺术。经济学上,这种“道德缺失”带来的恶果,往往称之为市场失灵。这种失灵,从过去到现在,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可是没有人拿它有办法。

有人会出来反驳说:市场会在一次又一次的失灵中,完成自我调试。其实调试的办法,无非是大家订一个契约,每个参与游戏的人,都严格遵守契约的约束,然后再设一个守夜人。可惜,这种办法似乎太笨了,它不但得假设每个人都诚实可靠,还得防着守夜人犯错。结果,守夜人上面还有守夜人,一个防一个像防贼似的,就连美国人也防出了个次贷危机。

这样说下去似乎有点悲观。我想,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的人,也不会真正极端到个个都学丁磊去自己养猪种菜,回到阡陌纵横的“村落经济”时代。但“丁磊养猪”这场行为艺术,却不得不引起我们深思:我们到底错在了哪里?难道为了钱我们真的可以什么都抛弃吗?

本报记者 张军

花卉种植技术

大棚蔬菜种植方法

爱之蔓的养殖技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