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机座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球信息的共享规则会因为AaronSwart的死亡而改变吗

发布时间:2020-07-21 10:45:11 阅读: 来源:手机座厂家

年轻的程序员与网络活动价Aaron Swartz14岁就参与制定了RSS1.0规格,在斯坦福读了一年就主动退学,成为了YC的一员,他还是Reddit的联合创始人,框架的创始人。他2013年1月11日自杀,引发了互联网界的震动。他的死亡可能跟他被指控自 JSTOR 非法下载大量学术期刊文章,有可能遭遇35年刑罚有关。

《卫报》的这篇文章记录了互联网界对他的去世的悼念和思考,并称,大多数研究人员在自己的主页上也公开了已出版的论文供全世界免费下载,以向他致敬。接下来你的阅读里可能能感受到,这些舆论将给信息共享政策的制定者多大的压力。参差计划翻译了文章:

著名网络活动家Aaron Swart在当地时间周五于其纽约的家中自缢身亡,年仅26岁。他的去世引发了如潮涌来的追悼和赞美。

作家Cory Doctorow在他的博客上写了一篇很长的赞美悼词,题为「愿你安息,Aaron Swart」,这篇出版在在上的悼词以放弃可能情况下的"一切版权和相邻权利"的免责声明为前提发表:

我的朋友Aaron Swartz 于昨天,就是1月11号,自杀身亡。他只有26岁。一个小时前,我醒来就看到了这个新闻。我正试图去接受这个现实,但是我怀疑我会花很长时间来平复。由于Aaron是一个公众人物,所以我认为有必要把一些事情公之于众。

…Aaron一生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他是reddit的早期创始人之一,之后被出售给Wired/Conde Nast,在出售了全部股份之后,他成为了一名全职的,坚定的,勇敢的,令人欣慰的「麻烦制造者」。

…他的才华让人激动。拿一点来说,他单枪匹马的使人们摆脱了20%的美国法律束缚。他设计的系统PACER使普通美国人仅花费一点钱就有权限去查看判例法。在一些活动分子创建了RECAP系统(允许用户将他们支付的判例法传到公共的储存库)后,Aaron花了一笔钱将大量数据收集并把它们公之于众。政府官员对此十分反感,他们开始试图抹黑Aaron, FBI开始调查他。一时,形势对Aaron很不利,但他却以胜利者的姿态摆脱了这则指控。

他还创立了Demand Progress, 他的团体通过不计回报的投资和不懈的技术努力,在许多公共政策的斡旋中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胜利…

毫无疑问,Aaron是一个具有出色政治视野、专业技术以及良好洞察力的结合体。在我看来,他对美国(甚至世界)政治的影响是革命性的。他留下来的遗产仍然在发挥作用。

不过,在某些方面,Aaron的鲁莽行事让他陷入了麻烦。Aaron私自侵入MIT安置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并利用它下载了许多期刊论文(许多不受版权限制),然后潜入并恢复。这种事情在MIT十分常见,尽管Aaron不是一名MIT的学生,他是剑桥黑客组织的固定成员并与哈佛有关联,Aaron并没有利用这些文章做任何事情,这件事情看起来会逐渐恢复平静。

然而,政府却准备严惩他。即使MIT 和Jstor做出了让步,但是公诉人依然咬住不放。我听说了一些事情:联邦政府人员因没有找到证据转而憎恨他,政府人员追捕所有与布拉德利曼宁有关联的黑客试图改变他们的想法,我还听说了其他的一些事情。两个与此案相连的法官曾告诉我他们认为Aaron将会坐牢。

今天早上,许多人猜测Aaron的自杀源于他害怕去坐牢,我对此表示赞同。坐牢是我最恐惧的事情之一。对失去自由的恐惧,对遭受暴力(很可能是性暴力)的恐惧是Aaron走上这条不归路的原因。

很多年来,Aaron一直是一个有抑郁症状的人。他曾经公开发表过一些关于抑郁症的文章,也曾与他的朋友讨论此话题。

我对Aaron的英年早逝感到惋惜和遗憾,对一直未曾相见的他的父母,我予以最发自内心的慰问。对他最要好的朋友Quinn和Lisa以及他在DemandProgress的同事,我向他们表达我的哀悼之情。对世界来说,今天我们失去了一个已经让世界更好,却还有许多工作未尽的人。

再见,Aaron。

一名作家、顾问,同时也是纽约大学交互通讯项目的教授,Clay Shirky, 这样写道:

上一次我见到Aaron的时候,我们还在讨论DemandProgress,进步性的政治活动以及市民驱动政治改革的方式。他总是想去解决难以解决的问题,去理解他想象中的系统是如何更好运作的,他绝不会仅仅找一些具体的变通方案敷衍了事。

这就是他一遍又一遍做的事情,从网络内容的组合,到推动自由版权工具,到整合社论的判断,到最后,推动政治改革。在Aaron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就是解决困难的问题,最悲伤的事就是他自己的抑郁。尽管他如此勇敢地写出了的抑郁,但他的聪明才智依然没有使抑郁屈服。

无疑,他将会被人们想念,人们不只会想到他这个人,也会记得他所计划而最终未竟的事业。

Birgitta Jonsdottir是一名冰岛议会议员,也是一名推动网络信息自由化的领导者。他告诉卫报:

Aaron Swartz是未来信息自由化时代的化身。互联网是我们共同的家园,即便我与他未曾谋面,但是他的离世使我像失去了同伴一样悲痛。他过去是,将来也会是我继续为网络自由战斗的精神支撑。安息吧!

一名科技博客的博主Joey DeVilla为Swartz写了一篇题为《手风琴男孩1的21世纪大冒险》的赞美悼词,DeVilla猜测,对牢狱之灾的恐惧促成了Aaron的死亡。他写道:「我相信,正如Cory所说,对远远超过他年纪的牢狱之灾的恐惧让他陷入绝望之中并带走了他的生命。」

DeVilla同时表示:

Aaron年仅26岁,他却在互联网上驰骋十余年。当我们还在沉迷于玩玩具时,他已经开始与代码为伴并成为了Python 程序设计员,他的代码逻辑清晰并见解独到。在14岁就参与创造RSS 1.0规格,这是一个能详细说明怎样在博客上发帖以及怎样将新的资源组合。直到今天,博客还在用RSS feed(简单讯息聚合订阅)。

对于我来说,现在不是表达愤怒抑或采取行动的时候。现在,我们是时候来缅怀这个我们熟悉和敬佩的年轻人了。

Larry Lessig,一名哈佛的教授以及"非盈利知识共享"组织的创始人,在他的博客上以提名"诉讼人仗势欺人"的文章讨论了MIT和JSTOR案件,他写道:

一些人说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不同意。现在就正是每个混合的情感需要找到他们声音的时候。

正如我之前所说,如果政府宣称的是正确的,那么Aaron所做的就是错误的。如果说法律上没错,至少道德上错了。Aaron为之战斗的原因也就是我战斗的原因。对于那些不能同意我的人,我在表示尊重的同时只能理解为他们不属于我。

正如以上所表明的,如果政府证实了这个案子,那么一些惩罚是适当的。但是什么算是合适的惩罚?Aaron是一个恐怖分子吗?抑或一个为自己谋利的解密高手吗?或者其他什么不同的理解?

历史学家、记者Rick Perlstein也写了一篇文章,他写道:

我会永远的记得他对于我们的世界有多么的敏感,同时我也一直记得他对工作是多么的有激情,他永远致力于将世界变得更友好。我十分喜欢Lambert Strether在我facebook上说的那句话:我们的社会应该成为选择Aaron Swartz的地方。但在现在社会大多的合乎伦理的行为,却被证明是不适合的或该死的。如果Swartz要是华尔街最年轻的投资银行家,他一定现在还活着。

Alex Stamos,Artemis 公司的首席技术官,他在他的博客上写道:

在政府与Aaron的对抗中,我是Aaron一方的专家证人。当我看到这个案子的时候,我知道这是一个有罪的黑客行为,但是Aaron现在的那些文章绝不应该要被判监禁35年。

Morris Davis是一位退伍的美国空军上校,在2005年至2007年之间,他曾在古巴关塔那摩湾任军委会首席检察官一职。他说:

我从没见过Aaron Swartz,我读到过他,我能体会到压力将他推到无法忍受。我也曾因批评奥巴马政府企图重启关塔那摩军事委员会而被解雇并由司法部门调查三年。我的解雇为政府雇员提了个醒「要低下你的头,闭上你的嘴」。如今,在我被提名为曼宁做可能的辩护人后,司法部门开始攻击我的正直品格,向我暗示可能的刑事指控。在数月中,面对着他们无限制的权利和资源,我的精神和财产都受到了很大干扰。

Aaron Swartz也是奥巴马司法审判的一个例子。法治意味着对所有人都公平,不是对一些人免于惩罚而对其他人缺乏保护。司法正义意味着在政府律师的裤腰带上订上不同的凹口。政府希望以Aaron Swartz杀鸡儆猴,它确实做到了。

后续影响:

Aaron Swart之死引发了网络上地震式的影响,众多研究人员联合发起了PDFTRIBUTE的线上活动,主动在Twitter上公开自己的论文,向Aaron Swartz致敬。大多数研究人员在自己的主页上也公开了已出版的论文供全世界免费下载。

Jest入门

docker

零基础学ui

python爬虫教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