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机座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美两国学者辩论中国军力是否威胁亚太安全0《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09 17:53:46 阅读: 来源:手机座厂家

中美两国学者辩论中国军力是否威胁亚太安全

4月26日,参加中俄军演阅兵式的529号护卫舰和苏-30战机接收检阅

在中国与菲律宾围绕南海黄岩岛海域的对峙持续发酵之际,一场有关中国军力发展是否对东亚稳定构成威胁的激烈争论也在如火如荼展开。

“大量证据显示,中国的军事扩张正在破坏地区稳定……中国的‘行’远比‘言’更有说服力,如同大多数邻国所采取的行动一样,眼下这些国家正在积极(采取行动)寻求应对解放军的所谓‘和平崛起’。”作为主张“中国威胁论”的一方,美国华盛顿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主席安德鲁·克里派恩维奇亮出了自己的结论。

与之针锋相对的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沈丁立教授提出,威胁是军事力量和国家意图共同作用的产物,中国并没有威胁他国的意图。“如果在该地区对中国的军力发展存在任何担忧的话,恰恰是美国的行动和威胁引起了连锁反应,恰恰是美国应该为地区不稳定负主要责任。”

这场辩论预计将在今天最终公布获胜者。截至昨晚发稿时,沈丁立所持的反对立场以56%的支持率略占上风。

谁搅浑了亚太这潭水?

这场由英国权威时政杂志《经济学人》网站组织的“中国军力辩论”共持续10日,邀请了中美两国两位权威专家围绕主题分别陈述及针锋相对地展开辩论。网站专门开设了区域供全球读者投票并表达观点,辩论所引发的广泛关注折射出眼下国际社会对于中国国力增强——特别是军事力量发展——与美国主导的地区乃至世界秩序未来关系走向的普遍疑问。

美国军方智库资深研究人员克里派恩维奇坚定认为,中国军力发展的长期目标是要逐渐瓦解美国在过去20年时间里在东亚建立起来的稳定秩序。“解放军日益增长的军力旨在慢慢地,但无情地,使得地区军事平衡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倾斜,直至其邻国最终发现美国已经难以协助它们,如果中国采取行动对它们实施胁迫的话。”他写道。

这一立论与奥巴马政府自去年年末以来高调推出的“转向亚太”战略在逻辑上相互呼应,同时,这一论调也频繁见诸美国高官针对亚太安全问题的发言中,为美国在亚太的一系列战略部署拓展合理性。

“美国政府已经得出结论,(与中国保持经济和外交)接触政策必须与积极维系地区稳定相平衡。这已经反映在了奥巴马政府加强维持东亚军事平衡的决定当中。”这位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并曾在陆军服役过21年的资深军事战略研究人员进而将美国与地区伙伴的目标统一为一体,“美国的目标及其伙伴的目标很简单:保存为所有国家提供安全和福祉的条件,而不是眼睁睁看着一种以牺牲他国利益为代价、仅仅有利于一国的国际新秩序的诞生。”

复旦大学国际战略学者沈丁立反驳认为,中国军力发展是其经济增长的自然产物,并不具有针对和威胁他国的意图。相反,他认为,美国不断干涉台湾问题展现了其“某些错误的意图”,且恰恰是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损害中国大陆利益的行为引发了该地区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为了保护中国利益不受到(美国)进一步损害,解放军需要一些先进武器系统,既是为了中国自身合法安全利益,也是为了地区稳定。”

这场辩论的组织方、《经济学人》杂志资深安全事务编辑马修·西蒙兹则竭力持中间立场。“外界的担忧并非仅仅限于中国正在获取威慑美国介入未来潜在台海危机的能力,问题在于这种能力无需多时就可能被用来将美国的航母战斗群不仅排除出视线之外,甚至是排除到遥远的太平洋深处,致使这些大船在该地区某些更广泛的冲突发生之后,难以施加影响力。而这对于像日本、韩国、菲律宾及新加坡等一类向美国寻求最终安全保障的国家而言,是令人不安的。”他评价道。

但西蒙兹同时反对“杞人忧天”地谈论中国是“无缘无故地挑战”,“即便是出于较低的军队待遇和更廉价的国产武器,中国由此可能给军力投入了更多的金钱,但这一花费仍然不足美国军费开支的四分之一……即便是中国在邻近地区使用力量的倾向较以往加大,特别是在涉及海上领土争端和海底资源开发权问题时,但中国上一次在该地区动武已经是30多年前的事了。此外,中国采取异常好斗的立场,损失同样也会是巨大的。”

军力发展外部压力增大

这场网络辩论中延伸出来的一大焦点、同时也是中国军力发展所必须直面的一个现实难题是,如何面对和回应“邻国的担忧”。

“中国的军力增长正在导致邻国将资源从(投入刺激)经济增长转向投入抵消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能力。”克里派恩维奇抓住这一现实困境发难道,“恰恰是中国通过其行动正在挑起一场地区军备竞赛……难怪,这么多中国的邻国正在提升它们的防御,并寻求美国增加在该地区的存在。”

近来,有关中国军力增长引发地区军备竞赛的论调不断涌现,但亚洲地区是否已经开始上演军备竞赛,各方仍无定论。全球知名安全智库、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最近发布的“2011年度全球军费开支报告”直接回应称,谈论(亚洲)地区上演一场“军备竞赛”或许为时尚早,因为不论数据还是分析都反映出(该地区)在军费开支和军备采购上呈现出混合交错的趋势,中国远非唯一的推动因素。

尽管如此,“除非中国想要挑起一场不符合任何人利益的地区性军备竞赛,否则中国有责任找到一些方法来缓解地区邻国对其可能如何使用这些军力的担忧。”西蒙兹在开篇辞中提醒道。

沈丁立教授对此回应,中国当然能够并且将要进一步加大促进东亚地区稳定的措施,包括加大透明度和阐释其意图;进一步熟悉解决国家间争端的国际法和国际机制;改善对其意图的传播和沟通;更有耐性地捍卫自身合法利益,同时调解其他国家行为体的利益,即便中国自身并非利益攸关方。

对美愤怒超过对华担忧?

西蒙兹在总结性评论中认为,克里派恩维奇有点过多强调中国正在发展远程投射能力,而他声称中国军费开支以牺牲社会福利项目为代价的说法欠缺理由。事实上,中国距离实现美国拥有的投射能力还有20到30年,而花费占GDP2%~3%的军力开支,显示军费预算并未不理智地失去平衡。

但西蒙兹赞成克里派恩维奇的两个观点。其中一个是,无论中国说什么,它的邻国无疑对一个越来越大的威胁感到紧张,而不得不以扩张军力作为应对。

这位资深编辑指出,很多参与投票的网友赞同沈丁立,对美国的虚伪及其意图的愤怒,比对中国的担忧大得多。但西蒙兹同时提醒,即使赞成中国军力发展对东亚稳定构成威胁,也不意味着“反华”。他认为,中国或许在自己并不情愿的情况下对稳定构成了威胁,因为其力量发展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在该地区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连锁反应。

头发种植价格多少钱

上海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温州东瓯医院好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