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机座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日本最著名五大艺妓一丝不挂两点尽露私密照-【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12:30 阅读: 来源:手机座厂家

艺妓和妓女并非同一种人

艺妓和妓女并不是同类型的人。艺妓就是通过才艺取悦客人的女人,而妓女是通过身体取悦客人的女人。艺妓在中国和在日本的待遇大有不同,日本艺妓可以说合法合理的存在。因此,日本才会有最著名五大艺妓。这五大艺妓是谁呢?

五大艺妓:“勤王艺伎”中西君尾

五大艺妓:“勤王艺伎”中西君尾

君尾出身于武士家庭,因父亲被仇人所杀而家道中落,不得不进入艺伎界,她经常在一个叫做“鱼品”的茶屋表演。当时,幕府势力和维新派在日本京都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两派人物经常以京都的声色场所作掩护,召开秘密会议。很多维新派的骨干人物都是“鱼品”的常客,后来在明治go-vern-ment中历任外务、大藏大臣的井上馨就是其中之一。

井上馨与君尾一见钟情,两人感情迅速发展,难舍难分。不久,在京都负责追捕维新志士的幕府高官岛田左近也看上了君尾。在一般艺伎眼中,岛田有权有势,能够成为岛田的妻妾真是求之不得,但君尾却不为所动,拒绝了岛田的求婚。

艺妓

当井上馨听说了岛田向君尾求婚的消息后,派人找到君尾,要求君尾为维新大局考虑,接受岛田的求婚,借机刺探幕府的机密。君尾含泪答应了爱人的请求,嫁给了岛田,靠着岛田对她的宠爱,她套出了大量幕府情报。在她的帮助下,许多维新派志士得以逃脱幕府的追杀。

后来,维新派武士根据她提供的情报,成功刺杀了岛田,除去了维新派的心腹大患,给幕府势力以沉重打击。号称“维新三杰”之一的木户孝允(桂小五郎)也有一段和艺妓的生死恋情。木户的妻子松子也是一位艺妓。1864年,幕府势力大肆搜捕维新派人士,木户孝允被迫扮成乞丐隐藏在一座桥下。每天,松子都要冒着生命危险来到桥上,然后将包有饭团的包裹装作无意中失落于桥下,送到木户孝允的手中。

后来,松子又多次利用艺妓馆掩护丈夫,终于使他逃过了幕府的追杀,并成为后来推翻幕府统治的领袖之一。可以说,艺妓为日本的明治维新确实出了不少力,以至于后来有人戏称,如果没有艺妓,日本的历史恐怕就要重写了。

五大艺妓:“乱世艳魂”几松

五大艺妓:“乱世艳魂”几松

在日本的书籍上,她的名字一次又一次被人重记;在日本的电影中,她的形象一遍又一遍被人演绎。她的美貌恰似清晨的百合待露而开,她的气质正如临水而照的青莲满含深韵,她的才艺好比翘足荷尖的蜻蜓轻巧飞舞,她的忠贞更胜缠绕磐石的蒲草,坚韧不移。她已经成为历史刻在日本人的心里,她就是与维新三杰之一的木户孝允一起被人们广为传颂并封为从四位高官的著名艺伎——几松。

几松本名计,1842年生于若狭国的小滨藩,父亲木崎市兵卫本是弓师浅沼忠左卫门之子,后来做了木崎家的养子,仕于小滨藩主酒井忠义,任町奉行的辅助官;母亲是小滨藩神子浦的医师细川太仲的女儿,名末子,是个读过书的女人。在小滨藩木崎这个姓相当多,市兵卫与末子生了六个孩子,计是老三,又是长女,她还有个妹妹叫做里。

1848年,小滨藩的农民骚动导致了奉行罢免事件。由于这件事情,几松的父亲木崎市兵卫辞去了奉行辅助官的职位,因为羞愧连家也没回,就不知去向。母亲末子把男孩子拜托给亲戚照顾,带着两个女儿计和里回到了娘家细川家生活。5年之后,末子得知了市兵卫在京都加贺藩邸做事的消息,于是带着小女儿里去了京都,当时市兵卫已经改名为木咲。

此时的计还滞留在母亲的娘家细川家里,也许是孩子多了不心疼,父母亲仿佛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年幼的计第一次远离父母,她无助但很坚强。她想方设法求助于往返于京都和小滨间做生意的鱼商人,最后终于跟着商队来到了京都,找到了父母,当时她仅仅只有10岁。这样,一家四人在京都借住别家的房子开始生活,直到父亲木崎市兵卫病重。为生活所迫,计不得不做了公家九条家诸太夫之次男难波恒次郎的养女。

恒次郎没有固定职业,他的妻子即计的养母叫几松,原是三本木的艺伎,恒次郎就寄住在几松家里。他吃喝玩乐,后来生活紧张了,就让计也到三本木去做艺伎。1856年春,14岁的计接替了几松的名字,成为第二代几松。

几松本名计,1842年生于若狭国的小滨藩,父亲木崎市兵卫本是弓师浅沼忠左卫门之子,后来做了木崎家的养子,仕于小滨藩主酒井忠义,任町奉行的辅助官;母亲是小滨藩神子浦的医师细川太仲的女儿,名末子,是个读过书的女人。在小滨藩木崎这个姓相当多,市兵卫与末子生了六个孩子,计是老三,又是长女,她还有个妹妹叫做里。

1848年,小滨藩的农民骚动导致了奉行罢免事件。由于这件事情,几松的父亲木崎市兵卫辞去了奉行辅助官的职位,因为羞愧连家也没回,就不知去向。母亲末子把男孩子拜托给亲戚照顾,带着两个女儿计和里回到了娘家细川家生活。5年之后,末子得知了市兵卫在京都加贺藩邸做事的消息,于是带着小女儿里去了京都,当时市兵卫已经改名为木咲。

此时的计还滞留在母亲的娘家细川家里,也许是孩子多了不心疼,父母亲仿佛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年幼的计第一次远离父母,她无助但很坚强。她想方设法求助于往返于京都和小滨间做生意的鱼商人,最后终于跟着商队来到了京都,找到了父母,当时她仅仅只有10岁。这样,一家四人在京都借住别家的房子开始生活,直到父亲木崎市兵卫病重。为生活所迫,计不得不做了公家九条家诸太夫之次男难波恒次郎的养女。

恒次郎没有固定职业,他的妻子即计的养母叫几松,原是三本木的艺伎,恒次郎就寄住在几松家里。他吃喝玩乐,后来生活紧张了,就让计也到三本木去做艺伎。1856年春,14岁的计接替了几松的名字,成为第二代几松。

成长

在计投身艺伎并接替几松的这段时间,日本政局也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从1854年起,奉行尊王攘夷、讨幕的勤王志士纷纷往京都而来,他们常常在游郭举行集会,因为那里可以消除紧张的气氛,而且适合于密谈。靠近御所的三本木也有很多志士往来,其中就有长州的桂小五郎,即后来的木户孝允。当时的几松以美丽的容貌以及高超的吹笛和歌舞技艺而闻名,桂小五郎自从认识了几松之后就常常往来。但是桂并不富裕,所以传说他因没有钱去游郭和几松相会,曾经以武力抢劫他人。

桂自从爱上几松之后,一直想为她落籍,但却很长时间为没有钱而烦恼。桂有一个很好的好友,同是来自长州的伊藤博文,即后来甲午中日战争与李鸿章签订马关条约的日本内阁首相。伊藤听说这件事后,拿着刀架在老鸨的脖子上,终于逼迫她让几松脱离了艺伎籍。当时几松20岁,桂30岁。因为几松负担着本家和养家的生计,而且落籍的费用也非常高,他们便在木屋町池上买了一间房子作为别宅,落籍后的几松仍然继续做着艺伎,也便于在勤王志士的聚会上收集情报。

1864年4月,桂担任京都留守役,负担着长州藩的外交任务,自“八一八之变”后,长州势力在京都已很难立足,幕府控制的新撰组更是到处搜捕。这年6月5日又发生了池田屋事变,桂因迟到而逃过一劫,事变之后桂逃到了对马藩邸。7月19日,禁门之变爆发,长州激进派举兵进京,在禁门大败后放火焚烧了长州藩邸。桂逃出京都后又再度潜入京都,在二条大桥下扮做乞丐潜伏下来。

当时京都高仓竹屋町的大黑屋当主今井太郎右卫门是毛利家的御用商人,几松在他家做好饭团后扮做商家之女路过二条大桥,然后将包有饭团的包裹装作无意中失落于桥下,送到桂的手中,以供给他饮食。后来桂在京都实在难以潜伏下去,只好通过常在对马藩邸出入的商人广户甚助逃出了京都,追踪桂而来的幕府爪牙烧毁了今井家并开始捕捉几松。桂于是拜托对马的同志接应几松。1865年正月,几松和甚助来到对马,但这时桂已经去了出石,而且对马藩的形势也开始恶化,于是几松只好在2月前往下关。

这个时候,长州藩高杉晋作举兵一举清除了藩内的保守派,同时也在寻找桂的消息。从几松那里得知桂的消息后,高杉要求桂回到长州一起行动,并委托几松转达书信,几松带着书信便往出石而去。

桂当时在出石靠着广户甚助一家的帮助开了一间小店,自称为广户的分家广江孝助。几松带来了高杉的书信,桂会同甚助及其弟直藏立刻从出石出发经过京都、大阪,乘船到达下关。

经长州藩主毛利敬亲下令,桂小五郎改名为木户贯治,后又改为准一,维新后改为孝允。几松同时改名为松子,作为长州藩士冈部利济的养女而入了长州籍,并正式与木户结婚。两人在山口町系米定居,因为木户是明治政府的要人,后于1869年7月移居东京。木户作为新政府的参议常常出外公差,之后又作为内阁顾问,事务繁忙。1875年木户患上了脑疾,1877年前往京都,在京都再度发病。松子于是从东京前往京都照顾,5月26日木户病故。松子于是剃发出家,称翠香院,在上京区土手町木户墓边隐居。

1886年,松子因胃病而去世,享年44岁,墓位于京都市灵山的木户孝允墓旁。一对乱世伴侣终于能够平静地安于地下。

魔龙联盟安卓破解版

黑暗使者破解版

神龙战争手机安卓版

三国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