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机座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溯源埃博拉死神何处来

发布时间:2020-07-13 15:47:58 阅读: 来源:手机座厂家

埃博拉病毒

10月8日,美国本土发现的首名埃博拉患者死亡,让全世界的神经再次绷紧。

自2月9日今年首例被确诊为埃博拉的患者在几内亚病发,短短数月内,埃博拉病毒扩散至利比里亚、加纳、塞拉利昂等西非多地。10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公布数据显示,全球因埃博拉病毒死亡人数已超过4500人。

进入9月以来,与西非疫区远隔重洋的美国先后出现3例埃博拉确诊病例,让原本对病毒防控能力充满自信的美国人大感不安。一时间,埃博拉警报响彻全球。

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病毒”,成为夺人性命的梦魇?

噩梦源头

河北省疾控中心病毒病防治所副所长刘京生研究各类病毒超过30年,在他眼中埃博拉病毒是最让人胆寒的致命杀手之一。

病毒生物安全等级越高,需采取的防护措施就越严格。10月18日,刘京生告诉记者,大众熟知的艾滋病病毒和SARS病毒等都为3级,而埃博拉病毒的生物安全等级为4级,感染后死亡率可高达90%。

人类与埃博拉并非首次遭遇。追溯噩梦源头,还要将时间拨回到38年前。

1976年8月10日,扎伊尔共和国(现刚果民主共和国)杨布库(Yambuku)教会学校的一名44岁男性工作人员与另外6名同事外出旅行。但由于途中一座桥梁被冲毁,他们没能抵达旅途的目的地,一行人于8月22日回到杨布库。

这看起来只是一次不太走运的旅行,但其“不幸”程度却超出所有人想象。四天后,也就是在8月26日,那位44岁的男性工作人员出现了发热症状,被送往杨布库教会医院的门诊部就诊。由于当时疟疾是当地常见的流行病,医生认为这位发热病人也只是普通的疟疾患者,并常规性地给他注射了抗疟疾药氯喹。药物似乎暂时控制住了病情,但到了9月1日,这位患者高烧39度,并接连出现其他严重症状。几天后,患者去世。

噩梦自此开始。杨布库教会医院中的许多病患开始出现那位患者的类似症状。医院的修女们使用了当时一切可用的药物,但对这种疾病丝毫不起作用,最终,连担任护士的修女也被传染。

“由于疫情发生的地区靠近一条名为埃博拉的河流。”刘京生说,新型病毒的名字由此得来。

以医院为起源地,可怕的传染病迅速血洗沿岸50多个村庄。病人症状十分剧烈:有的病人发着高烧,有的身体僵硬,有的头痛欲裂,在地下打滚。发病之后,病情会在几天内迅速恶化,稍晚期一些的病人开始浑身出血,鼻子、牙床、眼结膜处会往外渗血,有些人表面看起来没有明显的出血,但内脏已经开始“溶解”……死亡率高达88%。

紧接着,邻国苏丹也出现同样疫情。一个棉花厂的工人们接二连三地病倒,很短的时间内就有35名工人死亡。

不知名的疾病让疫区人群陷入黑色恐怖。人们在问:死神从何而来?

杨布库教会医院一位比利时修女被感染后,当地的比利时医生向国内寄出了一个保温瓶,里面装着冰和修女的血液样本。

比利时病毒学家彼得·皮奥特收到了这个样本。这位今天国际知名的病毒流行病学家当时只有27岁,供职于比利时安特卫普一家实验室。几经波折,一种很大、很长、像虫子一样的结构最终出现在显微镜下,虽然样子非常像人们此前发现的马尔堡病毒,但并不完全一致。

随后,这一样本辗转至条件更佳的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实验室并得到确认:是一种新发现的病毒。

隐秘杀手

从猝不及防到恐慌蔓延,1976年成为史册中的“埃博拉元年”。但正和这一致命疾病的突如其来一样,1976年后,埃博拉病毒又令人意想不到地缩回不为人知的隐身之所,销声匿迹。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人们并不知道埃博拉病毒去了哪里,寄生在何处。调查人员对最初那名44岁的男性患者行程进行了深入了解,他在旅行途中购买了羚羊肉和猴子肉,其中既有生的,也有烤熟的。在他回到扬布库时,他还曾与家人一起吃过煮过的羚羊肉。但最终,这些线索均未明确出埃博拉病毒的源头所在。

“一直到今天,我们对于埃博拉病毒的起源仍无法明确。基于现有证据,狐蝠科的果蝠被认为可能是埃博拉病毒的自然宿主。”刘京生介绍,调查发现,在非洲,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人与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的地理分布,与这些果蝠的活动范围一致。“但这一结论并未得到确认,这有些类似于十多年前爆发的SARS,病毒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会不会再次到来?这些问题一直到现在都仍是神秘莫测的谜团。”

1976年后的15年间,埃博拉疫区风平浪静,凶猛的病毒了无声息,似乎从未在这片土地上出现过一样。直到1995年,埃博拉病毒卷土重来,再次肆虐刚果民主共和国,最终杀死254个人。

在发现埃博拉病毒后的30多年里,全球一共记录了24次埃博拉疫情。但今年再次爆发的埃博拉疫情,严重程度远远超过以往,到目前为止,死亡人数已超过此前数次疫情死亡人数之和。

“埃博拉的不断现身让研究人员有了更多研究它的机会。”刘京生介绍,“埃博拉病毒属于丝状病毒科,可呈杆状、丝状、L形等多种形态。病毒直径约80纳米,但长度变化很大,一般为1000纳米,最长可达14000纳米。”

研究发现,埃博拉病毒有五种类型,包括扎伊尔型、苏丹型、塔伊森林型、本迪布焦型和莱斯顿型,其中前四种可导致人类和非人类灵长类动物,如猴、大猩猩和黑猩猩等罹患埃博拉出血热,而莱斯顿型则只能引起人类隐性感染但不致病,却可以引起非人类灵长类动物发病。“从目前来看,致病力最强的为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这也是造成本次西非国家暴发疫情的病原体。”

“虽然埃博拉病毒在自然界的循环方式仍未完全阐明,但现有研究还是给出了一些方向性的提示。”研究认为,埃博拉病毒主要在果蝠间循环传播,偶尔可将病毒传染给黑猩猩、大猩猩等非人类灵长类动物;另外,森林羚羊和豪猪等哺乳动物也可能感染,人类则通过接触这些动物而感染发病。此外,果蝠还可直接将埃博拉病毒传播给人。

“非洲曾有档案记载,有人因为处理感染或死去的大猩猩、黑猩猩、猴子等非人类灵长类动物而感染发病。”刘京生说,此外,在美国和意大利,曾经在从菲律宾进口的食蟹猴体内分离出莱斯顿型埃博拉病毒。还有文献报道,在菲律宾的猪中发现莱斯顿型埃博拉病毒感染。

正是这些研究进展,让人类慢慢揭开掩盖着埃博拉的黑纱一角。

奋起阻击

“埃博拉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容易传播。”刘京生认为,了解埃博拉传播途径并及时阻断病毒传播的渠道,是可以将疫情控制在最低限度的。

研究认为,当埃博拉疫情在人群中暴发、流行时,主要通过接触易感染且出现临床表现的患者的血液、分泌物(如痰液和精液),体液、排泄物和呕吐物,或者接触被患者的血液、分泌物等污染的物体(如针头)而传播。

刘京生特别指出,“目前尚无明确证据支持埃博拉病毒可以通过近距离飞沫或空气传播。”这意味着埃博拉病毒可能并没有SARS或流感病毒那样强大的传播能力。

此外,埃博拉病毒既不是食源性也不是水源性的传染病,因此不会通过日常的食物和饮水传播。

“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几内亚等西非国家之所以埃博拉疫情蔓延迅速,与当地经济欠发达,卫生习惯和医疗条件较差有直接关系。”刘京生表示,对我国而言,埃博拉输入风险依然存在。但埃博拉病毒在我国内地蔓延的几率较低。

从牛痘苗到磺胺、抗生素,由于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的进步,相比于我们的祖辈,我们所受到的传染病威胁已经大大降低。“但并不表明我们已经走出瘟疫时代,艾滋病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刘京生说,埃博拉暴发正是这样一个提醒:“新瘟疫”出现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人类应保持时刻警惕。(记者 郭伟)

沁阳订做工作服

广西设计西装

盐城工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