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机座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多事的夜之偷窥[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55:31 阅读: 来源:手机座厂家

彤彤是一家私营侦探社里的小雇员,专门负责帮雇主们去拍偷情,抓小三的事情,而最近又接了老婆出差前拿钱雇他们去看着老公的活。

彤彤此刻是打着哈欠手里拿着泡好的方便面,坐在窗户前,用一个单筒望远镜看着对面。这已经是这个任务的第七天了,对面的男人正常的了不得,每天都是准点到家,擦地,做饭,看电视,看报纸,洗澡睡觉,第二天早起,喝牛奶看报纸,到点上班,这规律,健康的了不得,哪有一点出轨的样子嘛?平时在家电话都不打一个。这时候,电话响起“喂,老黑。”“彤彤,怎么样,有什么情况没?”“我操,老黑,这特么简直一个绝种好男人,这生活习惯,这作息时间,太他妈健康了,要我说这女的就是他么有病好吧?”彤彤不耐烦的说道。

“好了好了,知道你辛苦,再有几天雇主就从国外回来了,人可说了,真要发现什么给三倍佣金,你可得看好了,平时外面有人盯着,那一天多累,你就晚上盯这几个钟头 ,就别这么多事了。”放下电话,彤彤再次看向对面,却发现对面的男人接了个电话以后,开始神色不安起来,开始在屋里走来走去。表情紧张的了不得,而且,看样子特别害怕。出于一个长年跟踪者的经验,彤彤知道,这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要。

突然,对面的男人很奇怪的坐到了地上,放佛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彤彤觉得奇怪,把自己的单反换上了高倍速的长焦距,拉了过去,随时准备抓拍。只见男人开始慢慢的往玄关走去,“我去,来了来了,快开门进来个女的,快进来个女的,女的。”由于玄关挡着,根本看不见,她不停的念叨。

过了一会,出现了男人的背影,一步一步的往后走。“恩恩,一定是进来个女的,他很怕这个女的,正在解释什么,边走边退,恩恩,一定是这样。”放佛是老天真的很照顾她,当男人退出了一定距离以后,果真出现了一个长发女子,只不过是侧身对着她,相机看不到正脸,而且头发太长了,连个侧脸也看不见。彤彤快速的摁下快门“哇咔咔,好啊好啊,发财了发财了,这肯定是小三要转正的节奏啊,赤裸裸的逼宫啊。”

男人好像在努力的解释着什么,边走边退,手也不停的在比划,还时不时的抽自己两下。“我去,我猜中了,这男的一定不想离婚,对面这女的要么是怀孕了要么是有病了,好一出人伦大剧啊,太他妈刺激了。”男人忽然跪下了,使劲的磕头,女人在对面一动不动,就那么看着,过了一会,只见这个女的缓缓的蹲了下去,伸出了一只手。“这是要擦眼泪,恩恩,对,然后互相抱抱,亲亲,就可以愉快的滚床单了,快点,快点”放佛今天的运气已经用尽,女子伸出的手没有去擦眼泪,而是一下掐在了脖子上,忽然,对面屋子的灯灭了。

“我操,什么情况啊,不应该啊。别的屋子还有电呢。我擦,玩我呢啊。”说着把相机打到了回看档,打算看看刚才的照片,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她差点把手里的机器扔出去。因为,刚才的拍摄过程中,照片里,只有那个男人,没有女人。彤彤吓的血液发凉。

“我…… 我……我去……这……这什么情况啊。”她现在简直哭的心都有了,太他们吓人了吧?太他妈诡异了吧?赶紧走吧。于是,打算拆下相机还有装备,打算逃跑。就在抬头一瞬间,发现对面的灯亮了。要不说人这八卦之心有点时候真的会害死人。她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居然又举起了相机去看对面的情况。发抖的双手,慢慢的抬起。发现对面屋子里一片狼藉,男人一个大字型躺在地上,满脸煞白,那个女人站在窗户旁,背对着窗户看着“卧槽,不会吧……”忽然,对面那个女人猛地转过了头,那是一张无法形容,令人恐怖到极点的一张脸,空洞洞的眼睛此刻正盯着拿相机的彤彤。

“妈呀!~”彤彤扔下相机,转身就往门口跑去。就在转身这一瞬间,屋里的灯很配合的集体全灭了。“哇”的一声,她直接吓哭了,然后拿出手机照亮,歪歪扭扭的走到了门口,却发现了一个让她想死的事情—门,打不开了。“大姐,大妈,奶奶啊,我跟你无冤无仇的,千万别吓唬我啊,我就是一个小职员,不要唬我啊,耶稣如来阿拉圣母玛利亚,快来救救我啊。”就在这时,想起了敲门声。更是让她一声尖叫的跑了回去,鬼使神差的,就躲进了卫生间里,然后把门关上,坐在地上,靠在门上,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裤子都湿透了。她坐在那里,一声不敢吱,双手抱着头。

缓缓地,从背后传来了敲门声,彤彤吓得叫都不敢叫了,把头扎在胳膊里抬都不敢抬,闭着狠狠咬着嘴唇。就这样过了许久,貌似听见了一声幽幽的叹息。敲门声就停下了。可是,她依旧不敢出去。就这样,也不知怎的,竟然睡着了。

一阵手机铃响,把她惊醒“喂喂,彤彤,怎么样了。有什么情况没有。”她自己掐了自己一下,忽然笑了起来,然后又哭了“我还活着,我操,我还活着”“电话那边吓一跳“喂喂,彤彤,彤彤,出什么事了。”

“老黑,他妈的,姐妹真就是一夜惊魂啊。回去跟你说。”挂了电话,她缓缓的打开了厕所的门,这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了,她缓缓的走了出去“难道我昨天是做梦了?” 可是走到窗前,看见地上的相机跟摔倒的三脚架心理又咯噔一下。抬起头看向对面,她呆住了。对面屋里都是穿着白大褂的警察,进进出出,又是拍照,又是装袋的。她呆呆的站了半天,回过头去,发现墙上歪歪扭扭的刻了几个字—我就是想告诉你,不用盯着了。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